废走

是废走哇

桃花酿

*cp:华武
*车

  

  

   他来时,正是江南的春。
 
   雨轻似雾,迎面拂来,细细密密地沾湿发冠和道袍。他在一棵老树旁默然盘坐着,直到一柄油纸伞自头顶笼下,伞骨几乎勾着他的发丝。那人毛毛躁躁地往地上一坐,带起一片泥尘不说,偏还要紧挨着他,一副地痞流氓的架势。道长些微睁了眼,打量那双鞋履上蒙着的一层浮土。

   "咳,道长,我此番来…"
   "我知你来意。"他轻叹一声,"说吧,盘缠还需多少?"
   "你…先别提这些了。我难得来江南一趟,不带我散散心么?"他脸上似是掠过了一抹难得的羞腼,但很快就转成了理不直气也壮的神色,"请我吃碗酒罢,好坏不论,管够就行。"
   "你想得倒美。"道长起了身,放眼望望四周的烂漫春色,"不过眼下正是喝桃花酿的时节…也罢,我就再破费一遭。"
   "桃花酿?"自华山远道而来的剑客笑出了声,"那不是女人喝的酒?我和同门虽囊中羞涩,平日也喝点烧刀子御寒……啧,从不见有男弟子喝这个的。"
   "酒可没强求你去喝它。"道长挑了挑眉,"你不喝,自有人喝。"
   "好好好,我喝便是了。"他从贴身内袋里摸出一个铜板塞进道长手中,"不能白喝你的。我多少出一点儿……其他的,一并算在账里吧。"
   呵,还想记账?道长掂着那枚尚且温热的铜板,笑了一下。
   这账,早算不清了。

  
   两人在小酒馆里坐下。周遭算不上嘈杂,只有一桌江湖客打扮的姑娘们嬉笑着拼酒。有几个喝上了头,眼神愈加失了收敛,时不时往风姿绝尘的道长身上瞟。
   那位年轻剑客倒也没顾及这些个姑娘,只是像喝水似的往喉咙里灌下两三碗酒,两道剑眉一皱,"太淡了。"
   "大道至简,大味至淡。"道长抿了一口陶碗中清浅的酒,"况且这桃花酿,也不是你那样喝法。"
   "怎样喝法,还不是都进了肚里嘛。"剑客笑嘻嘻地凑过来,淡淡的酒气扑了道长一脸,"莫非,道长碗里的酒,比我的更甜?"

…他竟真俯下身去喝尽了道长碗里的残酒。

   道长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一手还愣愣地举着那酒壶——他刚要斟酒来着,但眼下碗上有个脑袋,他再无情,也不好把酒劈头浇下去。待那脑袋抬起来,一双深琥珀色桃花眼直勾勾地盯住他,他才想起来该躲闪一下。

   "道长啊,我喝醉了。"

   那长年握剑的手接过酒壶放下,又扣住道长的手腕不放——他也不管自己手上的剑茧粗粝,就这样一路从纤长的手指摩挲到掌骨,仿佛是在赏玩什么珍宝美玉。道长红了耳根,使了点气力才抽回手。

   "酒馆里还有人呢。"他压低声音,"你再造次,我可要开剑匣了…"
   "那我们到没人的地方去?"剑客又灌下一碗酒,"我说了我喝醉了…你总不能对一个醉汉下手吧?"
   福生无量天尊,他怎么会昏了头请这个无赖泼皮登徒子喝酒?道长看了一眼碗里的酒——这一家的桃花酿是江南最好的,价钱也不算便宜,却叫这个家伙糟蹋了!

   罢了,罢了,就当是命中劫数,躲不过的。

   "我们上次一起喝酒,是什么时候了?"剑客眯着眼,揽过道长的肩,"唔,你又瘦了,骨头都硌着我了…你们武当山伙食不好么?"
   他又絮絮叨叨地说了许多,还真像个醉汉了。道长也就慢慢地啜着酒,不觉也添了三五分醉意。剑客的手臂不知何时从他的肩头滑下来,搂住了劲瘦的腰。

   "话这么多,嘴皮子不累?"道长安静地听了一会儿,终于冒了句话,"持剑的时候,也是这般么?"
   "要看对面的人是谁……若是你要与我切磋,我定然一句废话没有。"剑客打了个嗝,"…几招把你拿下,你才好心服口服。"
   "胡说些什么…"道长喝得脸颊脖颈一片绯红,此刻却正色道,"就凭你,只怕还拿不下我。"

   "现在不行,不代表以后不行…啧,不对,我什么时候不行过…"剑客蓦地站起来,扯住道长的一只袖子,"走,我们去外面空地上,切磋一回…"

   "你真喝醉了。"道长皱着眉头,"去客栈躺着罢,我明天再与你切磋。"
   "行吧,这酒还是有两分后劲的…"剑客依旧扯着那片雪白的袖子,"我就去边上那家客栈,待会儿送碗醒酒汤过来?"
   "我请你喝了酒,怎么还要——"
   "我喝你这酒醉的,当然要你负责!"剑客又凑过去,鼻尖几乎蹭到对方面颊,"…道长可不要失信啊。"

   道长默然看着那双近在咫尺的眼睛。温热的鼻息带着桃花酿的甜香飘了过来,轻得像美梦一场。

   他在酒香里略略点头,说,好。






有没有林蔓薇×宁宁或者宁宁×林蔓薇的粮哇…
好饿

领走了!等我看看啥时候产出来

InFerno🇩🇪:


一个脑洞
一个可能比较黄暴的脑洞
可脑不可写
(其实就是囚禁普雷啦)
就是少侠和方思明分手,因为少侠在见到方思明杀人又怎么怎么样之后觉得方思明太残忍嗜血无情喜怒无常野心膨胀占有欲强然后种种原因外部也好内部也好blablablablabla就觉得啊——分手!
然后方思明就觉得什么我对你这么好我死心塌地地爱你你竟然还要离开我你这个负心汉王八蛋呵呵那好吧既然锁不住你的心那就锁住你的人。
然后就开始没羞没臊的囚禁life
一开始就下药给少侠弄晕了绑万圣阁最好房间里天天最好的吃的最好的待遇啥啥,少侠不吃这套然后修炼辟谷,说你让我走哎好不好你这人什么毛病方思明说呵呵你不是要走吗好你他妈当时怎么对我说要跟我天涯海角仗剑走天涯的你当时是不是都在放屁好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也就成全你
然后给锁进地牢阴暗潮湿的小破屋子薄薄一层小破茅草垫子四肢拴着大粗铁链子那种超粗然后长长拖在地上一直连到四周的墙上那种。(哦天一想到这个我就有一丢丢兴奋)然后方思明来探视说哈哈傻了吧怎么样叫你要走吧,少侠说我靠让我走吧你他妈到底要干什么。方思明说干你然后灌药封其五感虽然自己不行但是就道具普雷,给少侠弄得浑身上下都是[哔——]介样
说不定还有断肢逼到精神崩溃啥的让他彻彻底底从头到脚只属于他一个人
占 有 欲
强烈的占有欲让方思明就想不管少侠对他爱到天荒地老还是恨到无法自拔不管什么感情施发的对象都能只是他一个人


想想觉得十分变态 是我最近思想太危险了
但是还是非常想看这种分手以后方思明发狂一样的占有欲
有太太认领一下这个脑洞吗
我超想看der
会写肉的都是神仙太太 靠

小小的脑洞们


1.

莫扎特含着那个又甜又凉的小圆环。
他喜欢薄荷糖,一如他喜欢晨间清亮的空气。这看上去是小男孩会做的事——用环形薄荷糖吹口哨。但他确实吹出了一声,尖锐响亮,让科洛雷多从书本里抬起了头。
"什么声音?"他问。
"薄荷糖。一颗可爱的环形薄荷糖。"
接着他吹出了更顺畅的曲调,高高低低地传入科洛雷多的耳朵里。
"奇怪!"他眯起眼睛,"我怎么也尝到了薄荷味?是我的耳朵尝到的吗?"
"这是给您的一个吻。"莫扎特继续吹着,调子轻快又甜美,"一个薄荷糖之吻。"

2.
   
科洛雷多从镜子里看见了自己灵魂的形状。
"这里有个缺口。"镜子里的他指指心脏的位置,"该用什么填补?"
那个缺口的形状很奇怪。他试了十字型的金属架,弧形的红唇印,三角形的小糕点。它们都从缺口里滑脱了。
他越发疑惑。在别人的眼睛里他看见那缺口,他们却看不见。
直到有一天,一个大呼小叫、不讲礼数的顽童看见了。
"哎呀!"他笑起来,"您缺一颗星星。"
于是他就摘了一颗星星,小小的,金色的,嵌入那个缺口。
少年的眼睛和星星一样,闪闪发亮。

3.

"我准备好了!我准备好了!我准备好了!我要献身音乐!"
"……”

"和我一起去萨堡海滩(?)野餐吗!"
"不去。"
"和我一起去抓水母音符吗?"
"不去。"

"您想见见我的朋友席卡大星吗!就是住在石头下那位!"
"我不想见什么席卡大星。你能安静点吗,扎特宝宝?"

P1为了防屏
长图手机版可能会糊
文字版(ao3):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280846

*更正,标题应为莫比乌斯,文字版已改但是图片没办法了【望天

评论有个蓝的

图是 @马叔 太太的豆死神!
文: cp:乌豆死神×马鲁道夫
      
      

偶发事件

*cp:扎主教
*分级:nc-17
*预警:ABO;标记

这篇发了两次都被屏了,发图也不行,只能走外链了

AO3: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597376

评论有个蓝的

“胃里有了点空气”哈哈哈这可爱过分了吧
忍不住脑了一下…
扎特:"我胃里有了点空气…"
主教:"???"